柒時

【楚留香乙女】入我怀

和标题基本没什么关系的内容。

ooc归我,男人归你👌嗝

楚\原\方

你被沈袖从点香阁赶了出来。
理由是小孩子晚上就该回家找妈妈。
你骂骂咧咧离开,在门框停驻,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

沈袖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楚留香

你在买糖葫芦的路上见到了楚留香。

他半倚在墙,月色洒落几多惆怅清冽的光,细腻地流淌于他月白的华锦衣裳。看见你,不由得一怔,抬眼仔细瞧去,眉眼温润如画。

“香帅!”你的声音传过拥挤的人群。

“小友,晚上好。”楚留香抿起嘴唇向你笑起来。

下一秒,他的小友便被人潮冲的不知去向。

“真是麻烦了呢。”他无奈。

耳边响起歌姬趺坐在席上的俗不可耐的唱腔。

你饮下一杯酒,眼望着酒肆敞开的大门外那悠闲而来又悠闲而去的行人。

“小友怎么半夜还在外游荡呢?”他看你懵懵懂懂的样子不禁发笑。

你刚想和他倾吐苦水,嘴边一丝甜意让你乖乖闭上了嘴巴。

“那不是想见香帅嘛…”你讨好的笑着,眼睛直直看着他手里的糖葫芦。

楚留香听罢,轻挑眉。

你伸手想去抢糖葫芦,不料却被抢占了先机。

霎时间,日月尽黯然失色。

你依偎在他怀中,猛地意识到那股久久散不去的香气原来出自他。

“小友不可以说假话,楚某可是会当真的。”


原随云

蝙蝠就该呆在黑漆漆的山洞里。

可他不一样。

你念叨着沈袖的坏话,运着轻功来到了芳菲林。

琴音绕丛林,心在颤抖声声犹如松风吼,又似泉水匆匆流。

一定是那位多愁善感的蝙蝠公子咯。

你暗笑。

“原公子今天何来雅兴,来芳菲林弄琴?”

你在他身边自然的盘膝而坐。

“今日上街,一位算命的老先生说我今日有血光之灾。”

琴声不绝于耳。

“所以你特意跑出来,来看看这血光之灾的灵验?”

你凑近,打趣的问。

“没错。”曲毕,他向你的方向歪头,“你难道是因为去点香阁未遂才来芳菲林散心?”

被戳到了痛处,你唯唯诺诺的回应。

“对,对啊…沈袖说我我是小孩子不让我进去。”

他轻笑,手慢慢抚摸上你的头。

你还没来得及惊讶他是如何知道你在身边,头就已经被按在那人的胸膛。

坐着虽然减小了你们之间尴尬的身高差,但你还是只能在他的肩膀处磨蹭。

“原随云?”

你小心翼翼的叫唤他的名字。

“我在这儿。”

面罩下的眼睛你看不见,但言语里的柔情你听得一清二楚。

“原来老先生说我命里的血光之灾,便是你。”


方思明

他爱饮酒,但好像一直是独自一人。

人们怕酒后说胡话,你也是。

更何况你藏在心里的事多的要死。

被沈袖扫地出门后,你便上街买了几坛烧酒。

在鼓楼街上来回走着寻思怎么贿赂沈袖时,却一眼便瞥见到了在高处喝闷酒的方思明。

滴打在檐瓦上的雨声,仿佛也化为那夜屋外熙攘吵杂的人群喧嚣。

你跳上瓦房,看见他眼角的微红,不禁吃了一惊。

“思明兄。”

“嗯?”清冷的眸子看向你,月色下方思明银白的长发格外亮眼。

“遇上什么事了么?”你放轻呼吸,“可以和我说说的。”

“没什么。”他侧身,留给你一个背影。

真是不甘心。

“方思明啊。”你抱起本打算给沈袖的烧酒,“一醉方休!”

你觉得他并没有看到月光下你眼角泛起的泪花。

事实上他确实没有看到。

第二天清晨,你捂着疼痛的脑袋晃晃悠悠下了床。

听客栈的老板娘说,是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送你来的,把你安置在房间里后便离开了。

你吸了吸鼻子,大概是昨夜在屋上吹了冷风冻着了吧。

自己说了什么吗?你不想去回忆了。

只不过是忘了留三分爱给自己。

打过招呼后,你寻思着去哪个医馆取点药。

就去最近的那个好了。



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 |・ω・`)

【楚留香乙女】红杏出墙。

ooc归,我男人归你👌嗝

黑化向 慎入。

楚\胡\萧
@

楚留香

小友,究竟喜欢他什么呢?

脸庞么?

那就毁容吧。

嗓音么?

那就割喉吧。

整个人?

小友说的话真是有趣呢。

那么楚某,就打算先从那双眼睛下手了哦。

他用了哪只手触碰你了呢?

干脆全部割下来吧。

胡铁花

别和他靠的那么近。

每时每刻和我在一起好吗?

醉了?还没有哦。

你胡大哥我脑子清醒的很,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过。

听我说哈。

还记得,金大小姐和你说过。

胡爷我可是生了个狗鼻子呢。

所以,瞒不住我的。

他的味道,我记得很清楚。

但是你身上,只能沾上我的气味。

萧疏寒

无法克制。

早起迷糊的揉着眼睛。

褪去袜子的白嫩的脚趾。

若隐若现的锁骨。

是在诱惑贫道吗?

身体在违背意愿的颤抖。

为什么想去见他呢?

留在我身边吧。

身上的痕迹都消退了啊。

没关系。

宣誓主权,贫道可是乐意至极。

【楚留香乙女】当你在点香阁打工

蔡\楚

occ归我,男人归你👌嗝

当你在点香阁打工。

all你。

今天也是被沈袖克扣工资的一天呢。

蔡居诚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

连墙壁上的烟雨图都被你仔仔细细擦拭了几个来回。

“啧啧。”你满意的咂咂嘴,“这下倒看沈袖怎么找我的不是。”

身旁盘腿而席的男子显然也对这一切很满意,不知春的茶香在空气中扩散。

“工期还有多久?”

“赚够三十两银子我就走,还有几日呢。”

“哼。”他抿了一口茶,露出一抹笑,“可以滚了。”

你已经习惯了蔡居诚的待人冷漠,动不动的“滚”更是家常便饭。

“虎落平阳被犬欺。”你不屑于和他计较,隐隐嘲讽过后去了下一个阁间。

蔡居诚被你这一句呛的脸通红,双眉拧成疙瘩,就连胳膊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

“等着。”

次日清晨。

“啊?!我哪里有疏忽?凭什么又要扣我工钱啊?”

你抱住沈袖的大腿要死要活哭喊,他也任凭你在地上摩擦。

“嘁。”光打在蔡居诚身上,渡上一层金色的光晕,一切尽收眼底。

“几日怎么能够?在我身边呆一辈子吧。”

楚留香

你爱钱,更爱美人。

当沈袖邀请落魄的你来点香阁打工时,你仿佛看见他身后闪耀着圣光。

阿弥陀佛,天使说的就是您吧。

个屁嘞。

当你看见楚留香娴熟的和点香阁的美人谈风弄月,讲实,你还是有些吃醋的。

你甚至觉得他在左拥右抱时还在刻意看向你。

楚留香啊楚留香,你是不是成心想气死你的小友?

以此至你与楚留香喝酒吃醉时哼哼唧唧的抱怨。

“香帅你说,为什么没有好看的小姐姐喜欢我啊……嗝。”

两坛桃花酿浸得你浑身上下燥热不已。

“小友醉了。”楚留香手中酒杯仍满溢,他轻咬下唇,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展,脸色阴晴不定,犹豫着什么。

“没有……没有。”

几日在点香阁受尽沈袖的压榨,走了就穷死,不走就累死。

你干脆放空大脑,舒舒服服睡了过去。

郁金香,真好闻啊。

栏外的花园里,芙蓉月下妖娆,浅红色的新蕊,明媚的像要召唤回春天。

“小友何时可以聪明一点,参悟楚某的心思呢?”

————————是分割线哦————————
马化腾:3027758870
有没有小可爱找我玩鸭QAQ

想要红心和手手。

【楚留香乙女】题目被吃掉了,嗝。

楚\蔡\方
【赠送一只小棠】
第一次写呀wwww
现代校园paro,微R,occ归我男人归你👌嗝

楚留香

楚留香是你进这个班第三个班主任了。

看着他笑眯眯走进教室的样子,你不禁咯咯笑出声。

要让他知道知道前两个老师是怎么走的。

自习课翕动全班炸开锅,组队翘课迟到,零食扑克一样不少……

这气走两个年轻姑娘的手段在楚留香身上似乎没有收效,看着他仍旧带着狐狸般狡黠的笑注视着你,你不禁打个寒战。

回光返照?

“王炸!”,你嘿嘿笑,把三块钱收入囊中张罗开来,“走,买火鸡面去。”

没有回应。

“老师请你。”

你回头看着他精致的五官,眼睫毛扑闪着仿佛可以触及你的脸庞。

你被叫到办公室喝茶。

老师们早已去了食堂就餐,你尴尬的看着楚留香,头顶呼呼转动的电扇成了唯一的慰藉。

他站起身,走到你身边。

“你是不是故意的,想气走我?”

看着他脸上没有消退过的笑,你心有余悸的点点头。

“包括,翘我的课,在我的课上打牌,我教的科目永远零分?”

你认命般的点头。

不料引来他轻轻的哼笑。

“你以前的班主任是怎么惩罚你这样的坏学生呢?”

你抬头看着他,不知如何回应。

“在我这里,可是要重罚。”

郁金香的香气扑面而来……

“班主任怎么说你啦?”

回到班里,你看着这群家伙笑着询问。

楚留香诱人的喘息和下流的话语不禁又在你耳边响起。

最终恨恨撂下一句:

“被王炸了。”

蔡居诚

他讲课,你补觉。他开始做实验,你便醒来起哄。

“老师,这导管好像漏气啊?”
“老师,这药什么味道啊?”
“老师,这,这好像要炸了啊!!”

教室和实验室,你都想着方法和他说说话,给他添添乱。不论是同学们的笑声,还是打趣蔡居诚后看他面无表情解决问题,你都满意得很。

包括刚刚你装作慌乱,他俯下身帮你盖灭酒精灯。

你同样钟情于看他做化学实验,缭乱的现象与他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让你移不开眼。

可惜,加试不是单凭一腔热血就可以成功。

放学后的实验室空无一人,你直愣愣盯着眼前这些仪器,只觉得昏昏欲睡。

明明今天已经睡了两节课了。

你思忖。

门口清冷的身影完全被无视。

“愣着做什么。”他咳嗽一声想引起你的注意。

神游的你没有回应。

“练习实验就尽快。”他忍着被无视的怒火,两三步走到你面前。

“哎……?”你看见试管上映出的身影,缓缓抬头,对上蔡居诚深邃的眼眸。

以前怎么没发现,蔡老师的眼睛这么好看呢。

蔡居诚明显被你盯的浑身不自在。

“老师啊……”

“在这儿。”

“我不会哎,怎么办?”

“……”蔡居诚看着你如往常课上般一脸欠揍的笑容,换做平常,他也就叫你安静后不再理睬。

今天可不行,到嘴边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

你看他慢慢靠近你,解开领带。

“来看看你和我会有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吧……”

方思明

你已经习惯在每周三方思明拖堂时偷偷从后门溜出去了。

方思明开始订正作业,你便开始想今天食堂的大鸡腿。

四十五分钟在你心心念念下过的格外漫长。

肚子叫的声音被下课铃掩盖过去,方思明波澜不惊的关上教室的前门,颀长的手指捻碎了你的幻想。

很好。

紧挨后门最后一位你将手向后一摆,后门被推出一个足以你进出的门缝。

据你所知,方思明拖堂归拖堂,但根本不会去管这种纪律问题。

今天也会如此

……

吧?

“数学题会了么?”他拿着你从商店买回来的未开盖的可乐。

“差不多……”说一个都没听未免太没有求生欲。

“那就是还没有会。”他下了结论,“放学留下。”

你欲哭无泪,没吃到大鸡腿就算了咋还真么衰。

在你胡乱收拾了书包,出门准备混入人群开溜时,却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去哪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我我我……正准备去找老师您呢。”撒谎。

“在教室。”

“好,好嘞。”

值日生三三两两都离开了教室,你却仍旧盯着这方程一字未动……

啊,不,起码写上了个“解”。

“哪里不会?”

“都,都不会。”事到如今,慌是再无法撒下去了。

“终于说实话了。”他皱眉,拿过你的试卷,坐在你身边,你才知道方老师是个左撇子。

“坐过来。”

身体意外相碰的瞬间,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挠的你心痒痒。

“推导公式。”他看着你面颊上的红晕,孩子气的靠的更近。

“啊……?”你被吓了一跳,大脑一片空白。

“不会么?那我们换个来推倒好了……”

耳垂的忽然湿润的触感,竟让你有了反应。

“今天对老师说了几次慌?”

萧居棠

忽冷忽热的天气让你染上了感冒。

作为同桌的萧居棠看着你通红的鼻子和增多的睡眠,不禁担忧起来。

真是奇怪啊……

朦朦胧胧你心想。

最近教室怎么没开空调呢……?也好,反正感冒了,再冻着怕就是要去打点滴了。

“睡不着吗?”少年如沐春风的声音让你的睡意更增。

“不……”

“睡吧,老师来了我叫你。”

“好……”

萧居棠看你沉沉的又睡过去,站起身来把教室门关上。

“这样风就不会吹到脚踝啦……”他得意的轻轻笑起来,看着因为上次不小心挠到你而剪去剩下的短短的指甲,心里默默祈祷:

千万要发现我喜欢你啊。